Related columns

相關欄目

產品知識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產品知識 >

里約熱內盧救世基督像

發布時間:2019-09-20 16:16?

里約熱內盧救世基督像
 
  葡萄牙語名稱:Cristo Redentor
 
  地理位置: 巴西基督像位于里約熱內盧國家森林公園中的科科瓦多(又譯作:科爾科瓦杜 Corcovado)山頂
 
  海拔:710米(雕像高38米)
 
  建造時間:1921年雕像開工,1931年雕像落成
 
  設計師:保羅·蘭多斯基
 
  巴西基督像外形特征
 
  巴西基督像是一座裝飾藝術風格的大型耶穌基督雕像,位于巴西里約熱內盧,俯瞰著整個里約熱內盧市,是該市的標志。他張開雙臂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是巴西人民熱情接納和寬闊胸懷的象征,也是世界最聞名的紀念雕塑之一。
 
  這尊雕像體積龐大,有200噸重,左右手的指間距達到了23米。雕像中的耶穌基督身著長袍,雙臂平舉,深情地俯瞰山下里約熱內盧市的美麗全景,預示著博愛的精神和對獨立的贊許。耶穌像面向著碧波蕩漾的大西洋,張開著的雙臂從遠處望去,就像一個巨大的十字架,顯得莊重、威嚴。耶穌基督的身影與群山融為一體,一些云團不時飄浮在山峰之間,使耶穌像若隱若現,使他顯得更加神秘圣潔。巨大的耶穌塑像建在這座高山的頂端,無論白天還是夜晚,從市內的大部分地區都能看到,成為巴西名城里約熱內盧最著名的標志。
 
  巴西基督像的歷史
 
  在科科瓦多山上建造一座雕像的想法始于1850年代中期,那時一個天主教主教佩德羅·瑪麗亞·博斯請求巴西帝國的伊莎貝爾公主籌措資金建造一座大型的宗教紀念物,伊莎貝爾公主對這個主意不是很在意。而當巴西在1889年成為共和國后,這個設想完全被政府否定,因為當時的法律強制規定必須政教分離。
 
  第二次“在山上建立一個地標”的提議是里約熱內盧大主教在1921年提出的。大主教組織了一個叫做“紀念像周”(Semana do Monumento)的活動來吸引捐款,捐款者主要是巴西的天主教徒?;降裣竦脑O計要求包括:須代表基督教的十字架,有一座手持地球的耶穌基督像和一個象征世界的基座。最后選擇了“救世基督展開雙臂”為設計外型。
 
  這座紀念雕像由法國紀念碑雕刻家保羅·蘭多斯基設計,當地的工程師海托·達·席爾瓦·科斯卡監督建設。一組工程師和技師團研究了蘭多斯基的設計方案,并決定以鋼筋混凝土代替鋼材,以便更適合十字架形狀的雕像??扑箍ê吞m多斯基決定以滑石作為雕像的外層材料,因為它有柔韌性高的特點,而且能夠抵抗惡劣的天氣。里約熱內盧還特意建造了科科瓦多山的上山鐵路,以便將打造雕像所需的大塊石料運到山頂。
 
  巴西基督像1921年雕像開工,經過10年的艱苦施工,1931年雕像終在科爾科瓦杜山頂落成。
 
  落成典禮
 
  1931年10月12日在科科瓦多山上舉行了盛大的落成典禮,巴西總統瓦加斯為塑像剪彩,這一天是巴西主保圣人圣母Aparecida的紀念日——圣母顯靈日(又稱守護神節)。落成典禮的一大亮點是照明系統的啟動,原本計劃是由意大利發明家馬可尼從他在那不勒斯的游船上,通過他發明的無線電啟動開關,但是由于當天天氣狀況惡劣,信號強度受到影響,最終不得不改由科科瓦多山上的工作人員手工開啟。
 
  2006年10月12日,在塑像落成75周年慶典上,里約熱內盧的樞機大主教歐瑟比歐·奧斯卡·舍伊德在塑像下為圣母顯靈日做禮拜,這使得這座基督像成為朝圣圣地,從此以后天主教徒可以在塑像前接受洗禮和宣布結婚參考資料:http://baike.baidu.com/view/945906.htm
 
  阿根廷是我最喜歡的球隊,但是老實說如今巴西隊的綜合實力確實要比阿根廷強。
 
  阿根廷足協主席曾談起兩國足球的差別,他認為巴西打的是個人,阿根廷則是集體。換句話說,巴西依靠的是球星,是球星的個人技術。阿根廷人技術也是上乘,但更注重相互間的配合。傳統的力量是頑強的,也衍生出其他的不同。本來兩國球員技術都很好,但長期打整體,阿根廷人的個人能力自然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注重個人的足球則會讓個人能力變得更強,世界級的球星更多地出現。毋庸諱言,巴西的大球星多于阿根廷,而足球的世界日益昭顯技術為王。美洲杯決賽阿德里亞諾在最后幾秒鐘力挽狂瀾,一個人主宰了美洲杯,正是個人能力的體現。特維斯在奧運會上脫穎而出,給阿根廷人帶來了希望,但沒想到他在技術還沒追上老馬,脾氣上倒是緊隨其后。
 
  除個人能力上阿根廷人與巴西球員有差距外,氣質的不同也對阿根廷隊的成績造成了很大影響。阿根廷人太有激情了,本來就是一支進攻型球隊,還一味改進進攻刀法,不知迂回和節奏為何物,后防線的薄弱甚至從來不研究補救方法,只等待優秀球員的出現,或憑借近期狀態來確定人選。激情足球吸引了世界上相當多的球迷,但球隊的命運卻與另一支進攻隊伍大致相似,那就是荷蘭。阿根廷和荷蘭足球都受球迷擁戴和迷戀,但在大型國際比賽上奪取錦標的難度卻增大了。足球是項需要節奏的運動,節奏的藝術也是足球的一種魅力。與阿根廷人相比,巴西人則從來都是不緊不慢,更確切地說是在球場上從來不急躁,這是掌握節奏的一個重要基礎。
 
  當年老馬在場上,既有超人的技術,又有控制整個球隊節奏的能力。他在場上的動作,比起今天的許多阿根廷球星來說都慢許多,并不顯得風馳電掣。今天的阿根廷隊教練佩克爾曼起用技術好而速度慢的里克爾梅掌控中場,應該是阿根廷足球的一件幸事,盡管他與老馬有著相當的差距。
 
  在歐洲賽場上的阿根廷球員也走背運,與歐洲相對刻板的戰術有關。南美球員在這種框架里,基本上只能憑借個人能力找到立足點。沒有人讓里克爾梅一個人掌控整個球隊的節奏,達歷山德羅在隊里也只能發揮一個點的作用,鋒線上的阿根廷球星個人能力略遜巴西人一籌,得到出頭之日的難度也隨之增加。
 
 
手机pos机赚钱原理 杀一波 网络上赚钱的方法 二肖五码资料 什么叫股票开盘 长沙麻将手机版下载 幸运农场开奖视频直播 电玩街机捕鱼官方版 基金看不见资产配置 广西棋牌下载? 白姐四肖必选一肖一码